思公子兮_未敢言

这里沅有澧。
小学生文笔。
不定期掉落。
随心发表/删除。

你若永远这么开心的笑该有多好

你早就想好了吧
在一切开始的那一刻
你早就想好了自己的结局对吗
你早就明白自己会面对什么
死亡
对你来说算是解脱吗

我爆哭!!!
太虐了呜呜呜呜呜
五脏六腑都在痛!!!
我错了我不想看你吐血,我想要你好好的
呜呜呜呜呜

自截图自调色。勿二改二传。

#巍澜# 心

镇魂快要完结了,还是很舍不得。
人物属于p大,ooc属于我。
渣文笔。

与前文大概算是照应吧。
👉🏻前文链接:http://shanyoufusu482.lofter.com/post/1ecb9e0d_eebd589e




赵云澜视角

在最初,赵云澜只是对这个初次见面的温文尔雅的教授看向他的眼神感到惊讶,那是说不出的感觉,那个眼神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他就这么匆匆一眼,没看出里面究竟有什么,却在潜意识里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后来他才明白,那个眼神里装着万年的爱意,装着千年的隐忍,装着无尽的寂寞和孤独。

“沈巍。”赵云澜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将来会和这个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寻常事件频繁发生,并且都和沈巍有着关联,这让赵云澜十分头疼。他能够感觉得到这个龙城大学的教授绝非普通之人,却也不像是会做坏事的人。那这个教授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赵云澜下决心一定要查清楚。而这个查清楚里面包含了多少私心,就只有赵云澜自己明白了。
接下来,赵云澜三天两头的就往沈巍办公室跑。他赵处长两三天后就和沈巍的学生混熟了,连沈巍的课表都记得清清楚楚。偏偏沈巍就是对他没办法,只能任由他在身边“勘察”。

直到山河锥事件过后,赵云澜才知道沈巍的真实身份——斩魂使。沈巍亲口承认的时候赵云澜脑子里一片空白。他确实是猜出了沈巍的身份,可是这之后呢?他心里始终有个小疙瘩在,沈巍瞒着他是情有可原的,可是想想自己那些天的所作所为又实在是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他又偏偏是带着真情的去撩人家,如今变成现在这样,再聪明的赵云澜也想不出怎么样才能化解这份尴尬了。所以,他只能选择让自己安静一段时间,好好地想一想。

在一起之后,赵云澜总觉得沈巍还瞒着他什么,可是他已经不那么在乎了,他自己都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人已经被他放在了心里重要的位置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赵云澜算是真真正正的领会到了这句话。对他来说,管他什么斩魂使,管他什么大煞无魂之人,就算是鬼,他赵云澜也要定了沈巍这个人。


看到刀上的血,看到沈巍衣服上沾着的红色,赵云澜没有那一刻这么的愤怒过,他极力控制住自己心里的火,他终于明白自己每一次的以身涉险,沈巍是什么样的感受。他生气,气沈巍如此不珍惜自己,心尖上的一点血取出来就不疼吗?怎么可能不疼呢?疼得赵云澜心都在颤抖。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做些什么,所以他离开了家,去了特调处。
赵云澜想了很多,想了很久,他发现自己就算是无法原谅沈巍的做法,也还是不想要失去他。他其实隐约可以猜出自己的身份,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感到无力。沈巍身上压着的是万山大封,沈巍心里藏着的是万年痴情。可偏偏,这个人一点都不想要他知道,不想要他参与,只想把他推开,自己承担一切。说不心疼,是假的。可是正是因为心疼,他才会生气,赵云澜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会如此的害怕失去。


在沈巍抱住他吻上来的那一刻,赵云澜隐约觉得那里不对劲。随即他发现,沈巍在一点点抹去他们的记忆,偏偏他还无法挣脱出来。
沈巍啊沈巍,你偏要如此心狠吗?赵云澜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再次醒来时,他的脑子充满了过去的一切。那个跟随在身后的人,那个会对他说“好看,想抱你”的人,那个努力收集魂火只为了再要一个吻的小鬼王,和沈巍交织在一起。
赵云澜,或者说昆仑君,在外人眼里依旧镇定,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丢了心。直到镇魂灯中出现那个熟悉的人的轮廓,他才终于找回了那一颗心。他接住了那个人,仿佛接住了整个世界。那个人手心里握住的安神符,让他一下子安下心神。
他的心,回来了。


赵云澜曾经一度很苦恼,他不知道沈巍到底喜欢着当初的昆仑君,还是他赵云澜。昆仑君和赵云澜有什么不一样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明明是一个人,又为什么要分的那么明明白白?
后来赵云澜懂了,昆仑君背负着沉重的责任,他是大荒山圣,注定要为天下苍生而活而死。斩魂使呢?他是被昆仑君选中的接替天下重担的,他也注定要为这个天下牺牲自己。
而他赵云澜,就是个“不着调”的特调处处长。沈巍,就是龙城大学的教授,不过这个教授受欢迎的程度超乎想象。

昆仑君和斩魂使属于天下苍生,但是沈巍,只属于他赵云澜一人。
如此,足矣。

#巍澜# 归宿

人物属于p大,ooc我的。
短小,渣文笔。
背景为原著番外。




沈巍视角

沈巍看着睡在身边的赵云澜,心里从未有过如此的满足。
其实这些天他经常会有恍惚感,总觉得这其实是他做的一个梦,而这个梦太美好,让他舍不得醒来。惟有将这个人抱在怀里,感受着他的温度、呼吸,他才能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这是现实。

和赵云澜在一起之后,沈巍总会想起以前和昆仑君的相处。那时的他还是少年,跟在昆仑君身后,走过千山万水。那个时候,少年鬼王还能够直接的对昆仑说“喜欢你,想抱你”。

沈巍慢慢的回忆着一万年前的时光,其实他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把那些记忆拿出来回想了。一是怕自己想太多遍会心神不宁,怕自己忍不住;二是那段回忆的结果太令人痛苦,他不敢再去多想。这样一来,其实他真的没有多少时候好好的回忆过一万年前的过去。
而如今一切都好了,昆仑回来了,大封也消失了,镇魂灯找回了真正的灯芯,而沈巍,大煞无魂之人也生出了三魂。他终于可以放肆的去回忆那些过去了,因为最重要的那个人他不会离开了。
他闭上眼,在脑海中一点点就想着,他从一个孩子慢慢变成少年;遇到昆仑并跟着他到处游历,甚至包括昆仑用自己一根筋赋予了沈巍神格......
直到昆仑君将背负的一切交给了少年鬼王,他才知道这担子有多么的沉重,他其实很想再问问昆仑,当初背负着那么多难道不累吗?可是他没有机会问,那个时候的少年鬼王还不懂,而万年后的斩魂使已然明了,作为山圣,这是昆仑君必须承担的责任。

一件件事情,就像一部电影在沈巍脑海里回放。

他又想到一万年后的现在,大学里的正式见面、因为各种原因的牵扯、身份的暴露......想起他们确定关系的那一晚,沈巍的脸还有些发烫。
再后来,便是他千方百计想要隐瞒赵云澜真相,想要他陪着自己一起死。可是他怎么会舍得呢,哪怕是骗,他也不会让赵云澜和自己一起死。
吻住赵云澜并且抹去他记忆的时候,沈巍是那样的决绝,甚至还有些轻松,压在他心里的万山、被他禁锢的那些心思在那一刻全都烟消云散。没有什么,比赵云澜好好的活着更让沈巍安心的了,哪怕他不会再记得沈巍这个人,不会记得他们的那些过去。
沈巍在那时才明白神农所说的“不死不灭不成神”是什么意思。


身边的人动了一下,把沈巍从回忆中拉回了现实。赵云澜只是调整了一下姿势,自己往沈巍怀里靠了靠,环住了沈巍的腰,蹭了蹭就继续睡了。
沈巍低头看着怀里人熟睡的模样,在他的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也闭上眼睡了过去。
昆仑君,是注定要背负一切的山圣。而赵云澜,是只属于沈巍的人。

#巍澜# 我喜欢芒果

沙雕脑洞
来自于微博上白叔那个芒果的表情包
人物属于p大,勿上升真人
ooc渣文笔




赵云澜今天来到特调处,除了和老李打招呼很正常之外,他发现其他人看他的眼神都很不一样。尤其是林静,仿佛发现了什么特别惊奇的东西。
赵云澜摸摸小胡子心想,我脸上有什么吗?为什么他们这样看着我?难道是我太帅了?
赵·自恋·云澜迎着特调处众人的眼光走进办公室。
在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发出了笑声。下一秒,门就被打开了,赵云澜看着没来得及刹住的众人“我就知道你们不对劲。说吧,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赵云澜看向大庆,大庆看向楚恕之,楚恕之看着祝红,祝红又看向林静,林静下意识的想遛。
“林静。”赵云澜看着他们的反应就知道谁是“罪魁祸首”了。
“我我我......我要去做研究了!”说着跑得飞快。
赵云澜想了想,面向了小郭“小郭啊,你说说平时赵处长对你怎么样。”小郭突然被点名,吓了一跳,“啊!那个...赵处长平时对我特别好......”郭·赵吹·长城眼看就要说出一大堆赞美词汇,就被打断了。“那你有事瞒着我,是不是不太厚道啊。说说,今天发生了什么。”
小郭不知所措,求助地看向楚恕之,楚恕之拿着报纸挡住了他的视线。
“林静哥不让告诉你.......”小郭发出蚊子般的哼哼声。
“林静不让说就不说了?我让你说,大胆的说。”说着赵云澜躺在了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小郭。
“那.......我说了。”小郭拿出手机,划了几下,然后递到了赵云澜面前,只传来微弱的声音“就是这个图片.......林静哥弄的,他说他在网上看到这张照片,觉得你......你的脸型......特别像芒果......”
赵云澜一看图片,脸色瞬间变了。
楚恕之怕他气急了,拉上小郭“刚刚有个案子,我们出去一趟。”
祝红和大庆早就跑没影了,只留下脸色十分难看的赵云澜。


到了晚上,低气压的赵云澜回到家,沈巍已经做好了饭等他。赵云澜看到沈巍,又变回了那个嬉皮笑脸的样子。
吃完饭,赵云澜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沈巍拿了一个果盘,“吃点芒果吗?今天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很新鲜。”
赵云澜一听到芒果,脸瞬间拉了下来。沈巍不明所以,不喜欢芒果?不对啊,自己看着他这么多年也没有发现他不喜欢芒果啊……沈教授正想问问他怎么了,赵云澜就推脱说今天有点累先去洗洗睡了。
沈巍从早上出门开始一直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也没有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云澜洗完澡出来后他本想去问,却又被敷衍了过去。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沈巍心里这样想着,被赵云澜推进浴室。


等到沈教授洗完澡出来,赵云澜已经躺下了。沈巍目光一扫看到了床头柜上那个赵云澜硬塞给他的手机。随后他又想起赵云澜前不久拉他进了特调处的微信群,于是沈巍不熟练的操作着手机,在特调处微信群里问了问今天发生了什么。
实诚孩子小郭知道赵云澜到现在心情都不好之后,心里有些愧疚,于是他告诉了沈巍。
沈巍了解了经过之后向小郭道了谢,然后就放下了手机,来到床上。他从背后抱住赵云澜。
赵云澜还在生闷气,他闭着眼睛努力让自己入睡。
“我喜欢芒果。”沈巍在赵云澜的耳边轻轻的说“特别特别喜欢。”
赵云澜依旧闭着眼睛,在沈巍看不到的地方,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他转身回抱住沈巍“还不快点睡,我要睡觉了。”
沈巍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愉悦,笑了笑,把他搂紧了。
“晚安,云澜。”




第二天,特调处的众人发现赵处长满面春光。
“林静。”
突然被call的林静背后一凉,还没等他回话,接着就是一个“晴天霹雳”。
“扣半年的奖金。”紧接着的是“郭长城,林静的奖金归你了。”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整个特调处都伴随着林静的哀嚎。